生活本来的样子
发布日期:2019-08-05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盛夏的午后,骄阳似火。西斜的阳光毫无遮掩地钻进办公室,热辣辣地照在我靠近窗户的桌子和坐在桌子前的我。我满脸是汗。打开窗户虽有些许凉风,却无法阻挡太阳的炙烤。拉上窗帘,阻止了阳光,却失去了凉风。忽然想起一句话名言: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。”这句话最早出至《后汉书·冯异传》。可见,古人对得与失已早有顿悟。

怪不得哲人说两极是相通的,得到的同时也是失去,失去的同时意味着得到。就如南极和北极都是冰天雪地,也如人们饿极了和饱极了的时候都吃草吃虫一样。穷的时候吃草是为了充饥,富的时候吃草是为了养生,前提都是为了活。穷有穷的活法,富有富的追求,都是生活的常态。没有穷,就无所谓的富。没有所谓的富人,那来所谓的穷人。穷人向往富人的生活,那时人之常情。富人羡慕穷人的生活,那是对“高处不胜寒”的顿悟。穷人无法理解富人遁入佛门的执着,就像富人不能理解穷人骑着嘎嘎作响的自行车还能唱歌一样。穷欢乐,富忧愁。生活好像从来都无法十全十美。

有了生才有活,除非不食人间烟火,也就无所谓的生老病死。人的生与死也是相通的。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,又伴随着哭声离开这个世界。生的时候,是一个希望的开始;死的时候,却是梦想的结束。生与死是生活中永远无法回避的主题。新生命的开始,欢欣鼓舞,起早贪黑,乐此不疲。老的状态,虽似孩童,却无法得到孩童般爱恋——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给予如父母如同子女一般的爱。“久病床前无孝子”是长久以来作为子女最不愿提及的痛楚。父母的恩比天大,但我们却很难给予父母天大的爱。我们只知道爷爷奶奶疼孙子,爸爸妈妈疼儿女,辈辈如此。但我们不知道,有一天,我们也会是一个步履蹒跚,或是卧病在床的老人。这是生活中上帝给我们每个人最公正的待遇。

由此我想起了患帕金森病的母亲。一天吃饭,握碗的手由于震颤,使碗和桌面发出富有节奏的敲击声。母亲艰难地将碗放在了饭桌上,不安地看着大家,对着她的儿子我说:“你是不是现在很嫌弃我?”我躲闪了母亲略带泪意的眼睛,自顾自地埋头吃饭。没有得到回答的母亲开始细数她在我身上所付出的一切,包含着所有的辛酸和泪水,也代表了所有母亲的无私和伟大。没有母亲,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,这个道理我何尝不知。只是,我生活中所承受的无法计算的恩惠,以及所需的感动,已被生活本身击碎。

生活就是这样,面临诸多的困惑和选择。得与失、穷与富、生与死、家庭与事业的把控、生活与现实的困惑都是生活的常态。但现实是高于生活、高于理想、高于一切的。现实有时会让生活一塌糊涂,让我们忘记很多东西,包括感动。

有忘记,就应该有记起。忘记的极致是回归纯真,记起的极致是幡然醒悟。有“吃一堑长一智”的幸运,也有“白了少年头”的无奈;有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追悔莫及,也有“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”的生活感悟。

“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”这才是生活中我们最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