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莉:漫话我的诗词情
发布日期:2020-11-1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从小,我就对古诗词情有独钟。大概是因为诗词对仗工整,便于记忆;亦或者是诗词韵律优美,朗朗上口;又或者是我国古典文学的博大精深,循循善诱,等等。总之,记忆之中,儿时的我总是对古诗词迷恋不已。上世纪90年代的普通农民家庭,生活条件并不富裕,虽说吃饱穿暖已不成问题,但是,给孩子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似乎并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,或者说家长还没有这样的意识。因此,在入学之前,我所能接触到的诗词,仅仅是哥哥姐姐在教科书里学会又交给我的,还有就是类似于“床前明月光”之类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的五言绝句。我们甚至拿这些短小精悍的诗句作为做游戏时候的伴奏,比如儿时最爱的游戏之一——跳皮精,我们一边跳一边念着“锄禾日当午……。”

后来,我自己步入学堂,每一册的语文课本里都会有几首古诗词,另外,在课本每一单元总结的积累与运用章节下面也会选列几句诗词名句,这些都是整本书中我最喜爱的部分,当然,也是最滚瓜烂熟的部分。时间如飞马,伴着年岁增长、年级升高,家里的生活条件也在不断改善,记得那是我刚上初中一年级,哥哥有收藏书籍的习惯,我从他那里软磨硬泡“借”来了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,之后的一段时间,这本书便与我形影不离:给妈妈烧灶火时我在看,晚上睡觉就放在枕头边,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便捧在手心间……尽管,由于理解能力有限,大多数的诗词我只是机械地记忆,正所谓只知其然,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这本书生硬的重复记忆,且乐此不疲。

记得有一次上语文课,老师要给我们讲解李白的诗之前,问同学们还知道李白的哪些诗,叫到我的时候,我背了一首《将进酒》,老师颇为吃惊,后来才知道,这首诗选在高中一年级的语文教材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从别的老师那里得知,语文老师对我能完完整整背下《将进酒》赞叹不已,还夸我叫“神童”。

高考结束填志愿时,我所填报的院校专业全都选的汉语言文学,而且一律不服从调剂,现在想来,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这股子“拗劲儿”。大学时代,除了自由支配的学习时间宽裕之外,还有藏书丰富的图书馆,我国古典文化散发出的魅力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,除了涉猎小说、戏剧之外,我依旧“痴迷”于古诗词。

如今,踏上工作岗位六个春秋的我,也已为人母。古诗词于我,依旧“魅力不减”,我喜欢将古诗词作为哄娃睡觉的“摇篮曲”,边哄睡边给娃儿“灌耳音”,两岁多的儿子也能完整背诵十多首古诗。近几年播出的《经典咏流传》、《中华诗词大赛》等大型文化节目我更是一季、一期都不愿意错过,《经典咏流传》主持人撒贝宁那句“五千年文化,三千年诗韵”更是让我对源远流长的古典文化充满自豪。

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我国古典文化源远流长,大气磅礴,古诗词所散发的魅力更是历久弥新,我对古诗词的痴迷也会是有增无减。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