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淑斐:母亲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如此郑重写下母亲这两个字的时候,我想起的是一个家的模样。许多年以来,母亲不仅仅代表妈妈,更多意义上是一个家的灵魂所在。此刻入夜的母亲,一定是正躺在炕上休息,门口的黑狗也蜷卧着,偶尔听见响动会叫上那么一声……

这样平常不过的宁静时刻,于母亲是一种奢侈,也是一种无奈。如果身体还足够健康,我想母亲定会是在地里劳作,而不是被疾病拖累到空乏无力,佝偻着渐渐走近暮年。

满天星辰依旧,遥远的夜空永恒守护着村庄里我们这一户人家。门前的杏树从幼枝长成了枝繁叶茂的大树,居住的地方也从窑洞变成了如今的四合院,有着明亮的房间和结实的大门。我们也从食不果腹的穷苦年代慢慢长大,各自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生活,母亲却老了。

回想母亲的一生,内心是沉重的。从她三十六岁起,轻松这两个字便永远从她生命里消失了。命运只管剥夺,从来不记得女子本弱。一场车祸,原本健康的父亲失去了劳动力,余下岁月里,母亲把余生交付给了土地、儿女、家庭。小时候,我觉得人生很苦,每天天不亮就得爬起来干活,有时候偷懒不想起来,但一想到母亲晚上才休息了不过五六个小时,就满怀愧疚的不敢再睡了。那茫茫的田地,是我们的希望也是我们的负担,一年四季母亲在上面种小麦、玉米、小米、土豆、还有其他的蔬菜瓜果,有那么几年甚至栽烟叶。母亲说那是全家口粮和钱的来源,我们就跟着母亲,犁地、播种、施肥、除草、收割。尤其是每年麦子黄时,我们全家大小都齐齐上阵。遇到雷雨天气,我们更像是冲锋的士兵,铆足了精神搭麦垛,罩雨布,生怕慢一步大雨就把麦穗淋湿。艰辛的生活不允许我们马虎,每播种一季粮食,就仿佛拥有了继续生活的资本。母亲很能干,农活拿到手里,样样干得出色漂亮,以至于我们老觉得自家的麦穗最饱满,自家的黄瓜最好吃。清苦的生活里,母亲像太阳,温暖了一整家人。

我很少见母亲哭泣,印象最深的是那次我们借来犁地的耕牛突然死了,母亲坐在犁了一半的土地上,忽然失声痛哭,哭了整整一下午,从嚎啕大哭到最后的嘤嘤啜泣,仿佛把身体里的水分哭干了才肿着眼睛回来,没有吃饭便罕见的早早睡下了,我们几个吓得都不敢多问一句,因为我们也明白那意味着什么。第二天一大早,母亲如常早起,叫来说事的人,平静地说定了赔偿款,一九九八年的两千四百快钱,母亲先后一分不少的赔给了人家。那时候有个动画片叫《地球超人》,里面的超人叔叔神勇威武,能够凭心意呼风唤雨。而那时的母亲,我觉得她就是我们家的超人,是个能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的女人。她用双手让我们吃饱穿暖,上得起学,出得了门,甚至在告别煤油灯迎来电灯的时候,率先让我们拥有了一步到位的彩色电视机,那些村里人竟相跑到我家看电视的日子,着实让我心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。

母亲的心有时候也难懂,常常惹得我们相互“嫌弃”。也许是我读过的书,在我们之间垒起了一堵墙。我们很少能坐下来认真地说话。生活在母亲眼里永远是她的田地、粮食、银子和家长里短。我有时候觉得母亲狭隘、自私、计较,也做了许多令她厌烦的事情,自然也说过令她伤心的话。母亲也是,有着她自己不可跨越的局限,也曾做错过很多事,冲我们发过许多火。每到伤心处,自然是相互争吵,各自垂泪。也许,我们都是清淡的人,不懂得如何去表达爱;我们又都是倔强的人,从来不肯为自己的立场倒戈。但当我想起,母亲纵使有很多不是,却依然光芒万丈。我很怀念小时候冬天的夜晚,母亲坐在窗边的煤油灯下,边纳鞋底边给我们唱“红歌”,母亲唱东方红、唱绣金匾,跟我们讲述她们小时候吃树皮、吃红薯干的往事,她说只要勤劳,苦日子总会过去的。因为有母亲,那时候我们的心是长着翅膀的。我们是根植于土地上长起来的两代人,母亲用自己的故事、自己的人生让我们早早学会了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的道理,教会了我们心存希望就会永远有希望。

有人曾这样说“听说神不能无处不在,所以创造了妈妈,即使到了妈妈的年龄,妈妈的妈妈仍然是妈妈的守护神”。诚然,母亲为我们一生守护。每当我内心绝望,只要一想到这世上还有母亲,整个人便又重新充满了希望与力量……

万水千山走遍,母亲永远是心底最美的风景,激励一生,相伴永远。天下母亲,永远最是珍贵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