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甜甜:装满幸福的小院子
发布日期:2021-01-08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小时候,一到放暑假、寒假,我就和姐姐去姥爷家,我们兄弟姐妹十几个,有做不完的游戏,吃不完的水果,姥爷姥姥用他勤劳的双手在院子周围栽满了水果树,不同的季节总有吃不完的水果:苹果、桃子、梨、李子、葡萄……。长大了,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,看望姥爷姥姥的次数少了。听妈妈说姥爷姥姥的年龄大了,腿脚不便了,周末和妈妈相约,带着孩子,一起去看望姥爷姥姥。

我最爱姥爷姥姥家的小院子,那里是动物花卉观光园,也是心灵休憩地,刚到姥爷家门口,就听到了狗的叫声,姥姥带着她家的护院大虎来迎接我们了,大虎一身深棕色与黑色相间的皮毛,长长的嘴巴,圆圆的眼睛,亮晶晶的鼻子,脸上略有几分严肃,胖胖的身体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用红红的舌头舔我的鞋子,在我鞋上嗅来嗅去,姥姥吆喝了一声,大虎甩着那又黑又粗的尾巴,扭着大大的屁股,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呆着了。

一只奶山羊在姥姥家门口的菜园子旁边吃草,头上长着两只弯曲的小犄角,尖尖的,呈淡黑色,嘴巴上宽下窄,浑身的白色细毛那么洁白、柔软。

刚进门,就看见一群鸡在扎的整整齐齐的篱笆里,有的在吃食,有的在东张西望,有的在埋头找虫子吃,大母鸡吃饱了,喜欢打盹,它先用爪子刷刷地在地上扒了个凹谭儿,然后把身子蹲下,开合几下嘴甲,眯几下眼睛,把头插进翅膀底下一动不动,远远看去,就像死了一样,你走过去,它也不怕,还是打盹。打盹完了,它又开始活动了,大踏步的踱过来,踱过去,看上去真有点趾高气扬,盛气凌人。

篱笆旁边的月季红艳艳的花儿在枝头怒放,颜色是那么浓,那么纯,没有一点杂色,简直像一团燃烧的火焰;牡丹花也一样焕发出了光彩,五颜六色的牡丹花有红的、有白的、有粉红色的、有紫色的等等,牡丹的叶子是绿色的,形状像枫树叶,像大手掌。一阵微风吹过,露珠从叶子上滑落下来,像小孩在玩滑滑梯似的,花朵的阵阵清香便扑鼻而来,让人心旷神怡。

最有趣的是院子里的几口水缸,那可是老古董,过去装粮食、装水,腌咸菜,全靠他们,可现在,他们静静地躺在院子的角落里,失去了往日的荣光。姥爷姥姥废物利用,装了些土,栽了些绣球、仙人掌,还有我不认识的其他盆栽,盆栽的花儿相互争艳,惹的蝴蝶不停的来光顾。姥爷还在能盛住水的缸里,养了几条可爱的小鱼。

走进屋子里,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,那炯炯有神的眼睛好像两颗黑色的小灯泡,闪呀闪,嘴角有几根又长又细的胡须,好像几根细鱼骨头似的,傲傲地动着,小猫正在姥姥的炕上玩毛球,一看见我们来了,立刻跳到地上的沙发下面,溜出院子去了。

我带着孩子到院子里玩,妈妈和姥姥聊起了家长里短,孩子们在院子里追起了水缸上逗小鱼的猫,扭着屁股的大虎。

不一会就到了下午饭时间,姥姥和妈妈开始张罗着下午饭,姥爷端来了凳子,和我们约起了扑克牌,我最爱的就是姥爷,姥爷个子不高,平时总爱穿一件深蓝色的中山服,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,积蓄了这几十年他所经历的风风雨雨,别看姥爷80多岁了,耳朵有点聋,可是眼睛明亮有神,精神头一点也不差。姥爷年轻的时候,就是共产党员,在村上担任过村支书,参加过人代会,现在墙上还挂着他年轻时候得过的奖状。

姥爷姥姥虽然都年龄大了,但他们不愿意麻烦孩子们,他们觉得有一座小小的庭院,能和老伴在大树底下稀疏的的阳光里坐着,他喂鸡,我弄花草,茶水渐浅,我为他重新沏上……质朴的相依相伴,安享晚年,此生足矣。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多想留在这个装满幸福的小院子里,陪着我那可爱的姥爷姥姥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